区镇频道
您当前的位置是:首页>>区镇频道>>正文

周鸿祎号召360学习郎平:国家企业小组都需要这样的人

发布时间:2019-12-01  浏览次数:563   文章來源:www.midg.org

TechWeb于8月22日报道,在中国女排获得奥运冠军后,360公司董事长周鸿特首次向郎萍和女排发了一封信,并称360公司为朗平学习。

周鸿呼吁360学习郎平:国家企业集团需要这样的人

周宏特说,在我们国家,包括360在内的公司需要像郎平这样专注,学习,学习和坚韧的人才。如果一个国家的各个行业不能产生很多这样的人,那么这个国家将会死亡。如果企业的各个部门不能生产这样的人,企业就会失败。从一个国家到一个国家,从一个小团体到一个小团体,到处都需要像郎平这样的人,因为只有这样的人才能成为优秀的领导者。一个团队,只有少数几个人,成千上万的人,如果它是一个平庸的领导者,根本就没有凝聚力,它注定是松散的沙子,什么都做不了。 (明宇)

以下是周鸿的原始文章:

首先,祝贺郎平和中国女排获得里约奥运会金牌。

事实上,我之前对郎平的印象仍然连续三次夺冠。 1981年,中国女排获得第三届世界杯冠军,郎平获得“优秀运动员奖”。这是中国女排第一次赢得世界冠军。郎平队还获得了第九届世界女排锦标赛和洛杉矶奥运会金牌,帮助中国女排连续三次获得冠军。那时,铁锄的名字非常响亮。但不如女排的精神,女排不仅连续三次获得冠军,而且还连续五次获得冠军,感觉中国女排将永远是世界冠军。

创业之后,由于工作太忙,时间较少,中国女排和郎平的关注度较低。虽然有消息称郎平教导世界上的女性,但我仍然记得身高是1米84,身高是3米17。与孙金芳一同拿着奖杯的郎平,直到前一段时间,里约奥运赛季来临,360公司才有机会签下主教练郎平和运动员惠若琪担任360品牌代言人。

在签订合同之前,我检查了郎平的经历。我脑子里有两个字,促使我让同事们尽快签署合同。这是:焦点。郎朗于1973年入选北京工人体育馆排球班。从十三岁到今天,他只专注于40多年的一件事:排球。从打排球到学习美国的体育管理,然后执教排球队,我只做排球一辈子。

我一直强调做产品应该专注于事物,但实际上,有时候我也会违反我所钦佩的原则。多元化是人性的冲动,但从经营经验出发,注重核心竞争力,将有持续改进和持续改进的基础。签约郎平是因为我认为明星教练的重点和焦点不会太糟糕。然而,潜意识更有可能认为郎平的重点和焦点与我一直主张做产品工作的原则相吻合。

令我印象深刻的第二件事是,郎平永远不会满足,也会永远学习。作为一名中国女排,她已经非常出色了。她被美国明星海曼和古巴球星路易斯评为20世纪80年代世界女子排球队的“三个主要攻击者”。有了这个,如果她留在系统中,她可以吃一辈子。但她不满意,她想学习,去北京师范大学学习英语,并去新墨西哥大学学习现代体育管理。她所做的并不是低水平的重复。这绝对不是我们读过的古代文献中“没有他,只有手工煮熟”的卖油人。她不断提高对战术的理解,对竞技体育的理解,对运动员的理解,对团队管理的理解,甚至对自己的理解。

人们有惯性,有计算兴趣,愿意留在他们熟悉的领域,并留在心理“舒适区”,这导致大多数人永远不敢尝试,总是低级重复。但是对于一些人来说,似乎有一些基因逃离了“舒适区”并准备进入“学习区”。这些人已成为政治家,元帅,艺术大师,发明家,冒险家,企业家,体育大师等等。

每次郎平带来一支新的团队,每一次冲击事件,每场比赛都是未知的挑战。如果没有抓住权力,如果它没有达到预期,那就等于打击了她过去积累的能力的可信度。擅长计算的人已经收到了。然而,郎平总是准备放弃“舒适区”并进入“学习区”,愿意接受未知的挑战。

在我们国家,我们的公司,包括360,需要像郎平这样专注,学习,学习和坚韧的人。如果一个国家的各个行业不能产生很多这样的人,那么这个国家将会死亡。如果企业的各个部门不能生产这样的人,企业就会失败。从一个国家到一个国家,从一个小团体到一个小团体,到处都需要像郎平这样的人,因为只有这样的人才能成为优秀的领导者。一个团队,只有少数几个人,成千上万的人,如果它是一个平庸的领导者,根本就没有凝聚力,它注定是松散的沙子,什么都做不了。

有人说郎平是中国女排的福气。团队没有接纳团队或团队不够好。当你到达郎平,你可以恢复活力,你可以在短时间内得分。事实上,这表明郎平是一位出色的领导者。她不仅是中国女排的祝福,也是意大利队,土耳其队和美国队的祝福。

因为一个优秀的领导者不仅仅是一种赢得技术,而且还需要结合他们的个人愿景,他们的创造力,情感,承诺和团队的共同愿景,使命和价值观来激发每个人的创造力。荣誉感,每个人潜意识的力量,让团队中的每个人都热情地投入,以达到目标。

下次我看到郎平时,我想问她三个问题:

首先,你的人生目标是什么?

第二,您认为成功的标准是什么?

第三,你不断接受挑战的动机来自哪里?

你从朗萍和女子排球队那里学到了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