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期归档
区镇频道
您当前的位置是:首页>>区镇频道>>正文

公诉人建议王欣判处10年以上有期徒刑 最终只获刑三年六个月

发布时间:2019-09-18  浏览次数:1204   文章來源:www.midg.org

相关报道:首播快速播出案,首席执行官王昕被判处有期徒刑三年零六个月

TechWeb于9月13日报道/肖芳

北京市海淀区法院今日公开宣告了深圳市快速广播技术有限公司案件,被告人王欣,吴明,张克东,牛文举等传播淫秽物品罪。 CEO王欣被判处3年零6个月。该公司判处1000万美元的罚款。

检察官建议王欣被判处10年以上有期徒刑,只被判处3年零6个月

检察官建议王欣被判10年以上有期徒刑。

今年1月7日,快公司涉及黄的案件首次在海淀法院举行。在法庭辩论期间,检察官向王新提出了10年徒刑,而辩护人则要求被告获准保释候审。

检察官认为,被告人王欣等人知道,快播可以传播淫秽视频,仍然采取放任自流的态度。可以得出结论,快速广播公司和被告构成了传播淫秽物品以谋取利益的罪行。此外,案件特别严重。已传播的淫秽文件数量已超过500件,该单位应依法予以处罚。王欣等人应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因此,检察官表示,根据快播广播的淫秽视频数量,王欣应判处10年以上有期徒刑。

辩护人认为,检察机关在适用法律时是自相矛盾的。首先,起诉书使用被告人的“知情”和“学习”字样。这是间接意图,但是传播淫秽物品的淫秽物品的要求是主观的和有意的,即隐藏信息和内容的自愿释放,其仅具有游戏性。功能快速广播软件是不可能的。

律师还指出,企业应承担的最严格的责任是法律义务,但目前还没有法律规定,技术标准或行业规则要求互联网运营商提前审查视频内容。由于法律没有规定,快播已经形成了110个不良信息管理平台,履行了自己的职责。

即使广播是负责任的,它也是一项行政责任,不应该成为刑事案件。辩护人建议被告获准保释候审。被告人王新在法庭上表示,快速广播不是色情网站的受益人,而是受害者。许多检察官的证据都是有偏见的。如果一个人在偏见中看问题,就会出现无数的逻辑问题。在最后的陈述中,王欣说:“我无罪,我无罪。”

8个月后,王欣的态度转移了内疚

经过8个月,9月9日第二次举行了三次延长的淫秽物品快速播放试验(以下简称黄色案例的快播)。 2016年初,由于案件覆盖面广,很难获得证据。上级法院于2016年1月15日批准将海淀法院延长两个月。3月26日和6月29日,该案件已经结案。然后再延长3个月。

在法院再次审理现场时,在第一次审判期间没有发生激烈对抗,也没有无罪释放。相反,犯罪被轻微辩护。在最后的演讲中,王欣说:“我相信我没有犯罪。但经过长时间的思考,我认为我们在这件事上有一些错误,传播淫秽视频是一个不争的事实。”

关于他在第一次审判期间没有认罪的事实,王新解释说,“我在第一次开庭时并没有否认证据。我只是说我的观点是我们没有主观犯罪行为,而且我是偏执狂。我认为我没有犯罪,但经过长时间的思考,我觉得我需要深刻反思自己。“

海淀苑:快速演奏并不是特别严重的情况

海淀法院认为,快速发挥公司的行为不是为了司法解释而散布淫秽物品罪的“特别严重性”的一部分。给出的理由包括:

首先,快速广播公司缺乏关于特定视频是否是淫秽的先验知识。尽管快速广播公司的主观方面知道尽管在其自己的网络平台上存在淫秽视频,但没有证据表明快速广播公司事先知道任何非特定的视频是否在淫秽视频中检测到淫秽视频这种情况下的缓存服务器。视频(签名用作服务器目录中的文件名)。

其次,快播公司没有插入淫秽视频的直接意图。从犯罪者的意愿来看,现有的证据并不能证明快节奏的公司“有希望”的淫秽视频通过快速广播网络平台广泛传播。另一方面,在这种情况下,没有证据表明快速广播公司与淫秽网站的网站管理员或发布淫秽视频的其他用户之间存在共谋。

第三,快速传播公司的自由放任和技术干预的非直观性是案件的一个重要特征。

第四,快播公司直接利润让淫秽视频传播难以识别。

五,本案的刑事情节鉴定应充分考虑网络信息平台的传播特点。

综合主观和客观方面,缓存服务器中存储的淫秽数量以及相关司法解释的数量

法规的情况不同。本案不适用于现有司法解释中的定量标准的确定。情况特别严重。

最后,海淀法院首先判定被告深圳市快速播放技术有限公司被判犯有淫秽物品罪,并处以1000万元罚款;被告人王鑫犯有传播淫秽物品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零六个月。罚款人民币100万元;被告人张克东因淫亵淫亵物品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三年零三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50万元;被告吴明通过传播淫秽物品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本月罚款30万元;被告牛文因淫亵淫亵物品而被定罪,被判处三年徒刑,并处20万元罚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