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东莞制造!  [免费注册] [用户登录]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纺织服装频道 > 纺织服装行业情报

东莞虎门依托服装产业成为“国际商城”

2013-09-30 17:06:01   来源: 南方日报   作者:   浏览: 3092


    如果把上海看成整个长三角镇域经济银河环绕的中心坐标,那么在华南扮演这一角色的无疑是广州。站在“芭蕉叶”造型的广州南站,乐从、虎门这两个看似不搭边的广东传统强镇,其实相互已近在咫尺。


  这种空前接近的物理距离实现不过两年,但在此之前的近二十年里,两地的历史和发展脉络已颇具共性:一个凭家具、钢铁商贸崛起,一个以服装业产业集群著称,同样起步很早、在全国具有影响力。


  另一方面,这仿佛是珠三角地区早期强镇的共同宿命:两个在不同领域长期独领风骚的地区,近年来已不断面临严峻挑战。


  面对世界市场,产业集群和资源却局限在“镇内”,乐从虎门等专业镇还能领先多久?何时彻底摆脱“镇味”变身“高富美”?


  “黄金时代”惊人同步


  1996年,虎门大胆举办了首届服装交易会,震惊国内业界。这一年的乐从家具业,也宣告家具专业市场面积达到一百万平方米。


  在231米高的虎门黄河中心大厦顶层向外俯瞰,你很难猜测这片土地的真实身价。


  佛山人很可能对眼前的氛围感到熟悉,连片的低层自建房式建筑,簇拥着略显孤单的高层建筑,两类建筑就像两股时代洪流所留下的不同痕迹。


  在典型的珠三角专业镇经济模式驱动下,虎门在三十多年前率先发展,随后崛起的建筑群落留下了多个年代层层叠叠的时间烙印,同时也挤占了后来的城市空间。与此同时,惊人的财富在这里汇集,一个镇级地区就有5家五星级酒店,众多豪华外观的高层建筑倍加引人注目。


  距离黄河中心大厦一公里外、虎门镇政府近在咫尺的一侧,就是一片明显有多年历史的民宅小楼。坐在虎门镇镇委委员潘继军的办公室里,记者就能仔细端详这些房子。但虎门闻名于世的不是城市建设水平,而是发达的服装产业。潘继军自小在当地长大,目睹了当地主城区的沧海桑田。在他看来,历史上的虎门是“先有市场,才有城市”,服装商贸发展走在城市之前。


  潘继军说,在上世纪70年代末、上世纪80年代初,虎门从摆地摊卖服装开始逐步走向服装制造业。上世纪90年代,虎门服装商贸继续升级。1993年,在镇政府主导下建成了“富民商业大厦”,成为虎门第一个大型专业服装市场。此后,服装商贸与制造业形成良性循环,共同为这座城市制造了众多企业主和GDP,成为发展的财源,以及城市格局的引导者。


  惊人的历史巧合,足以证明乐从和虎门的缘分。上世纪九十年代初也是乐从家具商贸业的关键阶段,而且也是在1993年,乐从首个专业家具市场“国际家私城”成立,日后的十里家具长廊开始形成。


  从这个角度来说,乐从与虎门拥有几乎同期的“黄金时代”。在1996年,虎门大胆举办了首届服装交易会,震惊国内业界。而这一年的乐从家具业,也宣告家具专业市场面积达到一百万平方米。


  进入本世纪,虎门仍保持高速发展,每年无数服装从这座繁忙的城镇中运出,通过汽车、火车、汽轮走向各地。如果穿在每个人身上的服装可以算一种影响力,那么虎门的影响力早已遍及世界。


  这种辉煌在2005年达到了新的顶峰。这年9月,全国首评“千强镇”,虎门居全国千强镇之首。而这一年朝气蓬勃的乐从也在千强镇中位居第32位。在评选前一年,中国轻工业联合会和中国家具协会刚刚授予乐从“中国家具商贸之都”的称号。


  城镇化在当年还是新鲜概念。首届千强镇活动中,来自全国的部分千强镇政府代表与专家还参观了虎门,共同探讨中国小城镇未来发展的方向和模式。毋庸置疑,当时的虎门,就是全国镇域发展的楷模。

  不过,一个微妙的转折信号随后而至。在此后2006年举办的第二届千强镇评选中,虎门的榜首位置被另一个对手夺走—江苏昆山市玉山镇。而乐从的排名,也下降至38名。不仅是这两个镇之间,在此后的几年中长三角与珠三角的镇域竞逐都越发激烈。


  “产镇互动”危机四伏?


  随着产业走向成熟的顶端,两地都逐渐需要正视的问题是,以镇的范畴发展商贸流通、产品设计研发,到底还可以走多远?


  虎门与乐从又一次明显的同步节点是2008年。这一年,国内服装业万马齐喑,虎门服装也蒙上阴影;而在倚重海外市场的乐从,家具销售也迎来寒风。


  金融危机稍显平息后的2009年底,第十四届中国虎门国际服装交易会开幕,有媒体直接打出了“交易会危机四伏”的标题。有记者追问官员:虎门年产服装2亿件套,产销总额为150亿元人民币,平均每件套75元,附加值如此低,产业优势何在?


  对此,虎门镇相关负责人回应,当地服装产业生产制造环节强,但研发环节弱,研发能力、设计水平等与国内外先进水平存在一定差距,更多依赖外来创新力量。


  巧合的是,就在同年,乐从首次公布家具产业优化升级方案,正面承认“产业存在不少发展问题”。

  梳理虎门和乐从的问题,与载体环境有莫大关系。尽管两地经济总量远超很多县级市,但大街小巷仍一度“镇”味十足。随着产业走向成熟,两地都逐渐需要正视的是,以镇的范畴发展商贸流通、产品设计研发,还能走多远?


  事实上,乐从家具“技术水平和空间布局不能适应现代城市内在要求”的问题,在虎门同样存在。占据了众多空间的服装厂房、市场如果不能进一步提升效益,无疑将拖慢虎门城市发展的脚步。


  常来往于虎门和广佛间的广告销售经理王明记得,在2007年前后,虎门还很缺现代意义的写字楼,不少企业流行在酒店长租办公,月租昂贵。

 

  在此前一段相当长的时间里,抢眼经济数据和陆续新建的新建筑,仍难掩虎门在发展规划等方面的欠缺。到2010年,虎门中心区还只有1000多个临时停车位,汽车却有12万辆,官方甚至将增加停车场写进了政府工作报告。


  而乐从的城市发展也不尽乐观,在一些佛山本地人看来,乐从与十公里外的桂城等镇街相比,“城市建设相差十年”。家具长廊的滚滚车流,并未直接换来良好的人居环境,虽贴近佛山中心区,但乐从房价在过去几年的提升幅度令很多业主皱眉。


  在镇与城之间,虎门、乐从形象模糊。而去年,广东专业镇转型升级高峰论坛乐从举行,论坛上省政府参事陈鸿宇把乐从过去的发展概括为“产镇互动”。


  而正因如此,某种程度上,虎门和乐从都还正处于“产镇互动”向真正的“产城互动”过渡的阶段。


  市场长高,奔向“商城”


  “国际商城”的定位很大程度上是依托服装产业。一个侧面细节是,目前拥有两百多万粉丝的虎门镇经贸办官方微博,就直接采用了“虎门服装”这个网名。


  走进虎门富民时装城附近,来往的采购者就像乐从家具长廊上的车流般,透露着整个华南服装市场的阴晴。由富民时装城等载体构成的老一代虎门服装商圈位于虎门中心区,1平方公里内聚集着20多家服装批发市场,人流高度密集,但物业已趋近老化。


  在产业与城市的结合中,商贸载体无疑是第一阵线。虎门服装坐拥全产业链,但崛起始自商贸,商贸甚至与服装并列虎门四大产业之一。2008年后,目睹过业界危机的虎门开始谋划新服装商圈,试图以市场为切口为服装业增加实力。


  就在“老商圈”的约3公里外,23层高的富民服装商务中心被视为虎门服装新商圈崛起的开始。该中心不再是纯粹的专业市场,在内设一千间商铺的同时,还有约10万平方米的商务写字楼。


  此后,富民服装双子城等高层综合市场载体在新商圈崛起。尽管人气一度备受质疑,但服装新商圈仍徐徐成长。而“重商”思路,从服装商圈延续到了整个虎门。同样在2009年,该镇提出要建设“滨海国际商城”。

  这一设想此后逐渐成熟,并得到延续。在当时,虎门还是珠三角第一个提出打造“商城”的地区。广东财经大学教授王先庆曾表示肯定。他认为,与东莞其他镇街转型升级仍停留在制造业相比,虎门已将转型重点定位在服务业上。


  明眼人不难看出,“国际商城”很大程度上是依托服装产业。一个侧面细节是,目前拥有两百多万粉丝的虎门镇经贸办官方微博,就直接采用了“虎门服装”这个网名。


  国际商城的定位无疑对城市提出了更高要求。2011年,投资数百亿元,涉及城市框架、总部经济、会展等领域的虎门十项重点工程宣告启动。在巨资重塑城市的背后,此时的虎门,心态和视野都已发生明显变化。在次年的一次讲话中,虎门镇相关负责人提出,虎门要“按现代化中等城市格局谋划虎门发展”。


  前端之战,千亿雄心


  当年抢走千强镇冠军的玉山镇、如今的昆山高新区GDP已达590亿—尽管不存在实质竞争,但来自长三角的信号仍在提示着乐从和虎门,镇域经济的持续增长仍有巨大的想象空间。


  深圳这样近在咫尺的恐怖对手,既是威胁也是启示。在自由的市场选择中,流行风潮、时尚设计、创新技术等产业资源,都更倾向聚集于都市而非专业镇。这意味着,在两地的产业发展背后,镇街与都市的差异效应有可能持续扩大。


  市场竞争残酷而迅猛,在成长为“现代化中等城市”前,虎门必须从产业资源上直接给出解决方案,相比产业链下游的商贸,处于前端的设计制造提升难度更大。


  在虎门提出建设“国际滨海商城”同一时期的乐从,也正在寻求前端资源的聚集,成立了广东省华南家具设计研究院和家居国际创意联盟等机构。随后在2012年初,该镇明确提出发展家具创意设计产业,抢占价值链高端,向家具设计之都转型。


  而虎门的动作更加急切。同年底,当地出台相关文件提出了一系列措施,包括围绕服装产业提出建设创意、品牌、时尚信息、电子商务等六大中心,并计划投资1.2亿元建立国家级服装创新服务中心。


  对不少服装企业来说,这些词汇背后的部分资源曾遥不可及。值得一提的是,在该文件出台前几个月,一则“多家虎门企业总部出走”的新闻,还曾引发关注,新闻称有企业“带走了公司附加值最高的研发设计、营销等部门,唯独在莞留下了生产环节”。


  这从侧面印证了虎门的巨大压力,零散的低技术含量的小企业难以承担转型重担,而大中企业则渴望新环境。


  在记者能够公开查阅的资料中,这是其历史上最庞大的服装产业扶持规划。虎门希望力争两年内实现服装服饰产业集群年销售额超500亿元,带动东莞服装服饰产业集群年销售额超1000亿元。


  不过,虎门的整体实力仍然“凶猛”。去年底问世的《2012年广东镇域经济综合发展力研究报告》中,虎门夺冠,而乐从排在第六位。


  然而,与2012年虎门348亿元的GDP相比,当年抢走千强镇冠军的玉山镇、如今的昆山高新区GDP已达590亿元。尽管不存在实质竞争,但来自长三角的信号仍在提示着乐从和虎门,镇域经济的持续增长仍有巨大的想象空间。


  虎门简介


  虎门镇位于东莞西南部,毗邻广州南沙国家级新区。面积178.5平方公里。经过三十多年快速发展,虎门已成为享誉国内外,以女装、童装、休闲服装为特色的“中国服装服饰名城”。现有服装服饰生产加工企业2300多家,配套企业1000多家,年产值超200亿元。


  观察眼


  两座200米高楼的背后


  2010年,东方索菲特酒店在虎门第一高楼、230米高的黄河中心大厦开业,轰动一时。一年后,法国雅高国际酒店集团又与乐从罗浮宫家居集团签约,双方宣布将在236米高的罗浮宫总部大厦共同运营佛山首家索菲特酒店。


  从虎门到乐从,一家跨国奢华酒店品牌选择两个保留着“镇”名的地方落脚,让人感叹虎门和乐从的豪气,以及内在气质的相似。单独看高层建筑和气派的专业市场,他们的实力和城市氛围,甚至与一些省会城市比肩。


  然而真正走在这里的大街小巷,之前的印象又会被猛然割裂。初次到佛山的人们,目睹家具长廊上的货车,有可能误以为乐从地处远郊。在虎门的中心区,也不难找到类似的氛围。就像在一张几乎涂满了颜色的画布上,再好的画家也只能一点点清理、改进。在多年形成的历史基础上,再大规模的建设,短期内也难以冲破过去规划、布局的桎梏。


  特别是在企业、乃至产业带都严重依赖现有格局的情况下,不是所有企业都能在一个崭新的都市环境中达到成本与收益的平衡,不是所有客商都能接受新局面下递增的价格,因此也没人可以实施纯粹理想主义的造城梦。


  正因如此,你能感受到虎门或乐从内部的强烈挣扎,一个新的城市希望替代先有的面貌,但在这个过程中,几乎每一条街都能感受到城与镇各自立场上的顽强坚守。


  这样的虎门和乐从,每逢国际市场动荡,都会迎来观察的目光。从北京上海广州来的记者们在服装城和家具城里问价格,在出租车里了解客流量。想看“中国家具商贸之都”和“服装之城”的观察者往往在看到身边环境的同时,就开始产生怀疑。


  不仅是外界的怀疑,虎门和乐从本身也早已感到危机。在两地某份政府规划文件里,有一个词汇是“先发优势逐渐消失”。实际上,抛开外界区域竞争,不断提升的成本也确实让仍旧靠物美价廉制胜的企业感到压力。


  你很难想象一张能走进米兰国际家具展的衣柜,出自一个镇街味十足的地方,也很难想象巴黎和纽约T台上模特身上的时装,来自一片低矮的厂房中。顺便可以提一句的是,就在本月,深圳时装企业继连续5年参加伦敦时装周后,首次亮相纽约时装周。


  读懂虎门,也就读懂了乐从和珠三角专业镇的命运。两地的苦与乐,都能给珠三角的专业镇带来启发。笔者的猜想是,现代制造业将进入城市为王的阶段,而资源割裂、局限于专业镇内的产业集群只能退居二线。专业镇必须摆脱镇的自我意识,走向城市,而这一过程必将意味着众多坎坷挑战。

  相关
  服装光环外的虎门支柱产业:
  电子信息产业
  年产值超300亿


  今年7月,由中国电子信息产业集团投资的电子产业园项目终于敲定在虎门的选址。这个计划投资60多亿元,预计年产值约160亿元的项目将打造成为世界一流园区。

  在虎门服装光环之外,电子信息产业是虎门相对少为人知的一个支柱产业。虎门镇党委委员潘继军介绍,虎门是东莞最早发展电子工业的镇街之一,目前年产值已超300亿元。


  根据规划,虎门新一轮城市建设将打造“一个中心商贸区、四大经济板块”。其中中部板块主打服装产业集群,计划形成10平方公里的中心商贸区,而中国电子产业园则占据了四大板块中的东北部板块。其他三个板块分别是南部国际物流园、西部威远文化生态旅游岛,以及北部交通枢纽新城。


  据了解,中国电子信息产业集团是国内最大的国有IT企业,虎门希望该园区能成为中国电子重要产业基地,并以该园区为龙头,促进虎门电子信息产业向高端发展。


  虎门方面有关负责人称,由于过去多年粗犷型经济的发展模式,虎门存在大量的工业厂房挤占了城市空间,目前发展都市型产业成为必然选择。虎门将促进现代生产性服务业、制造业高端环节和科技型企业集聚,推动都市化的生活方式与现代产业发展相融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