产品中心
您当前的位置是:首页>>产品中心>>正文

业绩大跌、偿债压力大 云南城投被问询

发布时间:2020-03-22  浏览次数:1537   文章來源:www.midg.org

云南成都投资公司董事长徐磊投降并被解雇后,业绩损失和偿债压力问题受到越来越多的关注。

5月29日,云南成都投资公司收到上海证券交易所2018年年度报告中的14封问题,如股权交易的合理性,收回若干应收账款的难度,高额利息和债务偿还风险等问题。与此同时,云南成都需要在6月5日之前回复。对于云南成都来说,情况更糟。

徐磊投降了

云南成都投资公司董事长徐磊涉嫌严重违反纪律和法律。他已自愿提交此案,目前正在接受纪律审查和监督。 5月24日,云南省纪律委员会网站发布消息,使云南成都投资相关人员和公司不再平静。

在田眼陈中,徐磊的介绍是云南成都的创始人。目前,有四家企业作为法定代表人。除云南成都投资集团董事长外,他们还是云南城市建设投资集团有限公司(简称“云南成都投资集团”)的董事长。

云南成都投资集团是云南成都投资集团的第一大股东,持股比例为34.87%。最后,实际控制人是云南省国有资产委员会,实际上是云南省的一家大型国有企业。十多年来,徐磊一直是云南成都投资集团和云南成都投资集团的“舵手”。

5月24日,云南城市投资公告称此事不会影响公司的正常生产经营。根据控股股东的议案,应立即启动更换公司董事和主席的决策程序。在云南市半数以上董事选举后,公司董事兼总经理杜胜暂时担任董事长职务。

在云南成都投资集团的网站上,还有一个引人注目的声明,即云南省委组织部和省国有资产管理委员会明确承担了公司总裁,副秘书的职权。党委,副主席杨涛担任代理主席。

在徐磊事件的公告中,云南城投还宣布了六项使用昆明国有建设用地的权利。在许多业内人士看来,这似乎是为了抵消徐磊事件的影响。

但事情还没有结束,相关的影响仍在继续。

连锁反应

5月27日晚,云南城投发布的董事会决议公告显示,公司董事长徐磊无法履行职责,被解除担任主席职务。与此同时,董事会提议取消其董事的职位以及董事会下的战略和风险管理委员会。薪酬与考核委员会和提名委员会的职责。

同时,在云南城投集团的官方网站上,无法展示与徐磊有关的网页,包括“团体领导团队”和“主席致辞”。

云南城投消除徐磊影响的意图非常明显。财经评论员严跃进表示,在董事长违反案件出现后,影响肯定会出现,如公司的高速投资和扩张将受到限制。

于5月27日上午,Lemmon International发布公告称“徐磊的缺席不会对本集团的日常业务营运及财务状况造成任何重大不利影响”。因为正在接受纪律调查的徐磊也是柠檬国际的非执行董事和副主席。 Lemmon International收报1.81元,跌幅为5.73%。一些分析师认为,股价下跌与上述事实密切相关。

Lemmon International主要从事珠江三角洲,长三角,京津及成渝地区的城市综合体的开发及营运及中高端住宅物业的开发及销售。

2015年,云南城投收购了柠檬国际27.62%的股份,成为柠檬国际的第一大股东。徐磊在柠檬国际的任命始于2015年10月。

性能溃败

云南城投集团官方网站显示,云南城投集团有两家主板上市公司,其中包括云南城投。此外,还有一家新的三板公司。同时,是曲靖市商业银行第一大股东,莱蒙国际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流通股第一大股东,截至去年年底,总资产近3000亿元。

早在2007年11月,云南城投借壳实现房地产业务在上海证券交易所整体上市。徐磊是主要的交易者。

徐磊最后一次公开露面是在2019年5月12日。当日,他以云南城头集团董事长的身份出席了《云南城头与湖南岳阳市政府全球中心项目合作协议》的签字仪式。这是一个超大型城市综合体,总建筑面积超过150万平方米。预计总投资约150亿元。

据上述官网介绍,目前,云南省城市投资已建立起一、二级联动发展模式。近年来,旅游地产和健康地产正以战略重点向复合型产业转型。

然而,这一转型并没有给云南城头带来巨额利润。2018年年报显示,云南城头营业收入和扣除非净利润均大幅下降。其中,营业收入约95.43亿元,同比下降33.69%。净利润4.91亿元,同比增长86.13%,但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的净利润为-8.21亿元,同比下降832.66%。

对于扣除非经常性损益的净利润,云南城头解释称,“公司转让大理满江80%股权和云南59.50%股权,实现投资收益18.07亿元,确认为非经常性损益。损益。”

上海证券交易所认为,云南城投在2018年处置满江康乐和多彩云南的股权,是其实现净利润回归盈利的重要交易。

满江康旅成立于2018年1月11日,随后于2018年6月以高升值率转售。上海证券交易所要求云南城投解释股权转让支付的收集情况以及曼江康乐和云南彩云业务是否可持续发展?

无法避免的财务问题

根据2018年年报,云南省投资负债率为89.37%,同比上升0.55%;利息支出18.06亿元。与此同时,货币资金同比下降49.92%。

上海证券交易所认为,如果考虑短期贷款2.8亿元和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负债121.94亿元,云南城市投资的资金缺口为98.03亿元。

面对资金缺口100亿元,上海证券交易所要求云南城投资解释公司的投融资安排,是否存在还款风险?

据上海证券交易所统计,云南市投资负债率较高,资金压力较大,融资成本较高,多种应收账款难以收回。这表明资金问题已经成为一个无法避免的话题。

失去资产和销售,以及财务损失。 2019年第一季度,云南城市投资的营业收入同比下降62.69%至约人民币8.7亿元,归属于股东的净亏损为3.75亿元人民币,同比下降652.46%。

对于第一季度收入和净利润双重下滑,云南城市投资给出的解释是,同期销售面积减少。

根据2019年季度报告的数据,云南城投的住宅,商业,停车位和办公楼的总合同面积仅为30,300平方米,同比下降77%。同时,竣工面积60,300平方米,同比减少79.93%。

左手卖卖

销售不畅,“输血”不好,云南城投资的债务还款压力也越来越大,销售项目成为资金来源之一。

云南成都投资2019年第一季度报告显示,短期借款11亿元,比去年同期增长292.86%。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负债为142.15亿元,比去年同期增长16.6%。与此同时,融资能力也在下降。今年一季度,上期融资净现金流量为2.32亿元,比去年同期下降56.27%。

在徐磊公告发布当天,云南成都投资有限公司于5月24日在“云交所”上市,转让价格约为云南上博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29%股权。 7939万元。公司有权在昆明开发建设153.95亩白龙寺棚户区改造工程。

今年5月13日,云南市还在“云交流”投资4亿元,转让大理华茂房地产33%的股权。今年3月,大理华茂房地产刚刚在大理市满江区地石渠村占用了111.78亩土地。

今年3月29日,云南成都投资有限公司在云南证券交易所公开上市,转让天堂岛房地产90%的股权,底价为3638.8万元。受让人必须代表天堂岛房地产有限公司偿还欠公司股东的债务本金和利息。但是,自5月6日延期到期,没有买方出现并且已经处理退出。

早在2015年,天堂岛就以18.25亿元的价格收购了昆明市呈贡区斗南街西侧的7608亩土地。

用右手购买

云南成都用左手卖东西用右手买。

2018年年报显示,云南成都新增外资股权投资合同增加64.17亿元,比上年有所减少。包括海口海南国际会展中心综合房地产项目股权收购。

值得一提的是,自2017年底以来,云南市已计划以236亿元和100%的股权收购成都环球世纪会展旅游集团有限公司。

然而,经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调查后,2018年底,云南城投积极暂停了该行业被称为“蛇吞”的重大资产重组案。原因是“筹集配套资金的相关问题需要进一步落实和完善。有些事情仍需要与对手方进一步协商。“

与此同时,2018年底,由于资金不足,云南城市投资放弃了拟议的2.88亿元上市价格,竞购昆明老改革项目的90%。

2019年,云南城投集团扩大了在中国的业务,开始意识到它将减肥。

对此,金融评论员严跃进表示,从过去的业绩来看,云南城市投资是一个相对激进的企业扩张,尤其是房地产企业,投资行动大,但利润等方面一直面临疑虑。在徐磊事件发生后,预计后期盈利等业绩指标将再次受到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