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期归档
产品中心
您当前的位置是:首页>>产品中心>>正文

微信提现2000元被收1元“服务费”,他把腾讯告上了法庭

发布时间:2019-08-29  浏览次数:1781   文章來源:www.midg.org

“2016年3月1日,我从微信钱包中提取了2000元人民币,并被被告深圳市腾讯计算机系统有限公司以提款服务费的名义扣除。被告的行为侵犯了我的合法权益。被告退回扣除的财产,并停止了后续的扣除。“2017年2月23日上午,深圳市南山区人民法院公开审理了湖南文胜律师事务所律师于仁才起诉腾讯的案件。审判持续了一个小时。此次试验的重点是腾讯于2016年3月1日从微信中撤销服务费,无论是合法合理的合同变更。法院没有在法庭上宣判判决。

审判后,于仁才接受了雷锋的采访。他称他的行为为“正义诉讼”。 “收费是什么,收费是什么时候,收费标准是什么?这完全由腾讯单方面决定。这显然是非法的。这也是不合理的。”他说,如果严格按照法律规定,法院应该全力支持自己的主张。

被告腾讯:用户协议中有收费,我们已提前通知

去年2月,微信宣布将从2016年3月1日起收取微信支付取款功能费。收费标准为用户提现金的0.1%,每次提款至少收取0.1元。微信还提供每位用户1000元的免费提款金额,即提款超过1000元后,将按照标准收取提款费。

3月1日,微信开始收取现金的第一天,于仁才从“变更”中撤回了2000元,最终收取了1元的服务费。

在试用中,微信称收费不是为了盈利,而是因为每次付款和转账,银行都会收取微信支付费用。微信仅向用户收费以平衡这部分费用。

微信还表示,由于用户的Yu Rencai在使用微信和微信支付时同意《腾讯微信软件许可及服务协议》和《微信支付用户服务协议》,这两个协议都与“条款变更后,如果你继续使用软件,你有关会看到你接受修改后的协议,同时,《微信支付用户服务协议》第5条有关于“服务费”的规定:

“您了解此服务受运营成本的影响。为了继续运营,公司有权向您收取服务费。收取服务费的方法取决于您在使用服务时收到的各种通知和通知。有关收费的各种通知和通知都是本协议的一部分。如果您在收到有关收费的各种通知或通知后仍使用该服务,则视为无条件同意遵守相关通知和通知。费用和收费是支付给公司的服务费。“

在开始收费之前,微信还通知了更改页面和常见问题解答等重要位置。微信甚至质疑于仁才的动机。 “在3月1日之前,原告账户的余额只有29.1元,可以免费提取。但是在3月1日,原告首先充值2000元然后兑现,因为最终将收取超过免费限额的费用。”

原告于仁才:微信支付用户协议违反合同法,无效协议

对于这些事实,于仁才并不否认,但在他看来,微信的费用通知,《微信支付用户服务协议》第5条违反了《合同法》,这属于单方面将微信现金提取费用于原告的意愿。

于仁才的具体防务意见主要集中在三点:第一,微信提现前的免费后付款属于原合同或新合同内容的变更。同时,由于涉及的财产,合同应根据《合同法》结束。

然而,微信的费用公告使得原告面临两难选择,或者别无选择:一是提取现金而被迫接受被告的扣除;第二是不提取现金,虽然被告不会收费,但原告微信“改变”的名义下的货币财产不受过去的自由,因为被告的“现金抵押”的胁迫。因此,被告的费用公告和提醒不是要约,但被告将以此形式对原告征收单方面的现金提取费。

第二,微信费用公告发布后,原告余仁才继续使用微信支付并不代表撤销收费的承诺。因为第一个承诺是明确表达原告,而不是被告的“使用和同意”;其次,使用微信和退出的相同行为不应表明用户同意在免费期间免费,并且用户同意在收费时收取费用。

三,《微信支付用户服务协议》第五条的规定加重了原告的财产损害赔偿责任,剥夺了原告的选择权,谈判权等。根据《合同法》第40条,本条无效。

“夹瓷”或“正义诉讼”?

本案有两集:第一,2016年3月,于仁才提起诉讼,但是在湖南省长沙市天心区人民法院,但由于《腾讯微信软件许可及服务协议》已经任命了管辖法院。深圳南山区人民法院最终被移交。其次,2014年,于仁才被控在路边停车12元,将长沙市政府告上法庭。此案引起了媒体的广泛关注。

回到这个案子,腾讯认为其“不满”是原告余仁才故意重新充值,他的说法无异于让腾讯提供免费提现现金服务并承担银行手续费。

但作为普通用户,也许我们应该认真考虑于仁才的方法的意义。网络服务协议实际上是一种新的合同关系。与通常由双方签订的传统合同不同,网络服务协议主要由互联网公司单方面输入,并且长期规定显示在用户面前,并且用户点击确认。或继续使用该软件同意。早在2001年,就有一个案例,eBay.com的用户因《用户协议》的变化而被告上法庭。用户原因是“《服务协议》是67页长,这太长了,所以用户无法阅读全文,因此用户不受协议约束。”

现在,由于这个原因,几乎没有类似的诉讼。于仁才的诉讼是质疑在线服务协议非法性的新理由。今天,在线支付的受欢迎程度和形式正在增加。说真的,网络服务协议是用户和互联网公司的责任。于仁才告诉雷锋。这就是为什么他称自己的行为为“正义诉讼”(非公益诉讼)。